Heavy Rain

【杰佣】对戏格式.杀三放一梗.

#这是一篇戏
#ooc可能
#杰克cv: @影┆熔天 ,佣兵cv:Heavy Rain
#老套的杀三放一梗

杰克:
今天的任务似乎也快要完成了.目送第三位求生者被送回庄园,心情颇好地开始寻找最后一个人.将玫瑰手杖拿在掌中转动把玩,隐身后朝着地窖方向走去.
如果那个佣兵想要逃走,只有这一条路.
说起来,自身对佣兵的印象仅仅只有“兜帽”和“比较难抓”这两个,而难抓的求生者总是能令人感到有趣.

游戏必须要有足够的乐趣才好玩,不是吗?
自顾自站在地窖旁等待了片刻,抬眼透过面具看着不远处已经被乌鸦发现的身影,并未急着去追击,而是先踩碎了附近可以用来翻越的木板,避免等会儿给自己带来麻烦.在做完之后,才再次隐身开始逼近跑动中的人.

佣兵:
头顶的乌鸦盘旋嘶叫,第三个求生者的恐惧叫喊从上空消失时,这个与监狱无异的军工厂就只剩下了监管者和自己。可供快速逃跑的钢铁冲刺护臂已经剩下两个,其他都消耗在了救援同伴上面——无可奈何的选择。
比起摆弄叽叽喳喳的电机,让人心跳加快的追逐赛更合适自己。

早就在第二条密码被解开时就看见了地窖,不再使用任何隐藏举动,快速向记忆中最后一条生路跑去。
地窖打开后传来的风声逐渐明显,而心跳也在猛烈鼓动,稍微回头便能看见猩红的光圈追逐在后。
普通的双腿绝对无法媲美杰克的速度,当下便决定向墙边跑过去,稍微绕开一点距离再安全离开。

杰克:
不过几步的时间,就几乎快要追上对方,看着他逐渐接近墙壁,不由嗤笑了一声.
想用那种方法来绕圈子?幼稚的把戏.暗自不屑地想着,又跟着追了几秒,逼迫对方用出冲刺然后停下脚步.
佣兵护腕可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等耗光了物品,他还是要乖乖束手就擒.

观察了一眼周围环境,选择回到之前地窖附近守株待兔.在墙边绕来绕去可不是自己的长项.佣兵开电机的速度很慢,就算他想要去通过开电机逃跑,也绝对逃不过乌鸦的监视,到时候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抓到他.

佣兵:
撑住矮墙翻身而过,抱着快速鼓动的心脏蹲在墙后进行观察,然后规划逃跑路线,却意外地没有看见刚才追逐身后的红光。
疑惑之余耐着性子等待了一阵,心跳却平复了下来。监管者并没有追赶自己。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也许杰克正在地窖旁边等着自己。若是改变计划去解密码,还不如直接送命比较快。

废墟附近除了板子就只有矮墙,翻了不少箱子也没有找到治疗针筒,只能被迫寻找嘀嘀作响的密码机。
解码是不可能的,校准失败之后杰克就会赶过来,在那时最后一个护腕就派上用场了,这是自己最后的希望。

杰克:
按照以往自己对佣兵的了解,他可不会随意让密码机校准失败,那通常都是为了引监管者过去,为他的队友争取时间.
所以在看到不远处的密码机闪过火花后,不紧不慢地朝着那个方向迈步,实际上根本没有打算跟这个小佣兵继续玩追逐游戏.如果被他拉开距离,那就没法在他进入地窖之前抓到.

今天心情不错,原本就打算把他给放了,只不过在那之前还要留他再多玩一会儿.监管者的日常生活可是有些无聊的.
将手杖重新挂在腰后,与密码机距离仅有几米时,不出意料地看着人放弃解码跑路,又转身往回走.

佣兵:
“啧。”电机校准的火花炸开之后,手被电得麻痹疼痛,内心涌起极度厌恶的感觉,背后冷汗直冒。
危险迫近,心脏再次猛烈地跳动起来时,全身反而变得轻松起来——终于可以摆脱这恶魔般的电机了,连靠近此处的监管者杰克都相较可爱得多。

“下次再见了,小杰克。”
半开玩笑地向监管者告别,绕过电机旁边的一棵树,找好方向摁着树皮快速向地窖那处冲刺过去。期望方向无误能够直接冲刺到地窖口旁。停下来后环视四周,分明还缺了好一段距离。
今天明显没有被幸运女神眷顾,只能认命地用两条受伤的腿磕磕绊绊地向逃生点直跑。

杰克:
进入雾隐状态后加速效果十分明显,由于早就有所准备,故而在人向着地窖逃跑的时候也疾步跟了上去.
对方已经没有物品可以用来甩掉自己了.能够清晰地看到佣兵愈发急促的心跳,愉悦地轻声笑了笑,绕过对方身侧堵在他面前的墙壁空隙处.

“话不要说得太早,小奈布.”
带着调笑意味俯身在人耳旁低声开口,抬起巨大的利刃手爪从人身后揽过.倒是没有想打他的念头,不过必要的形式还是不能少的.更何况,调戏这个佣兵比起立刻就放他离开,让自己更有兴趣.

佣兵:
距离地窖仅剩十步,身影鬼魅的杰克从身后赶到,堵在了唯一的道路上,还不急不忙地开口嘲讽。他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小提琴曲般优雅,却只像他手上的凶器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快速跳动的心脏似乎要马上炸裂开,稍不留神差些直接撞到对方怀里,急急忙忙地调整方向,踉跄着扶了扶墙,狼狈地绕开监管者。利器划空的声音从脑后传来,这次攻击若是命中,便能够直接划穿没有任何保护的背部,而巨大的疼痛和冲击会让自己跪倒在地,说不定身体还会直接飞出一段距离。
背部衣物被汗水湿透,没有任何停留的心思,趁着对方还在调整恢复好攻击状态时不停往地窖跑。

杰克:
一击不中在意料之内.对方受了伤还能这么灵活地躲开手爪,确实值得赞赏.不过,看起来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身体恢复正常后跟随着人的步伐快速接近对方,不再给他可以逃跑的机会,直接伸臂将人的后背衣物抓在手中,同时扬起手爪,用背面在人的后脑力道不重地敲了一下.
只是让他暂时没法反抗罢了.

哼笑着揽住佣兵腰身,然后不由分说将人打横抱起,一边往远离地窖的方向走,一边还不忘嘲讽对方:“你真的认为你能跑得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佣兵:
地窖近在咫尺,却只能看着唯一的逃生点远离。脑部挨了一击晕晕乎乎,软了双脚准备跪倒在地,却被另一股更大的力气直接扯走。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杰克怀里,强制性的心跳加速逼迫着沮丧的情绪放大,最终竟然忍耐不住抽泣出声,只能尽力将眼泪憋在眼眶。

尽管已经被抓住,还是不愿坐以待毙。
不希望被塞到狂欢之椅上面,顾不及被监管者看到哭泣的狼狈样子,用尽全身力气尝试挣脱对方的怀抱。

杰克:
本来还打算惩罚他一番,但是怀里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取悦了自己,这种弱势的姿态十分有趣,倒让人想要看得更多.
刚走了几米就感到人开始乱动,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不耐烦地伸手在人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皱起眉恶狠狠地威胁道:“你要是再这样挣扎,我现在就把你绑椅子上去.”

“劝你最好乖一点.”说完后继续抱着人在地图里到处走,没有固定的目的地,只不过是想在把他放走之前让他充分体会到恐惧和威慑.欣赏求生者害怕和求饶的神情也是自己的乐趣之一.

佣兵:
肉碰肉的声音和痛觉都十分清晰,羞辱性的动作让浑身都在发热——不是害羞,而是气得无话可说。
打屁股这种惩罚深深刺痛了自尊心,不想再受到同样的羞辱,便勉为其难地停下了挣扎的动作,事到如今,能够逃跑的希望已经很少很少了。

心里狠狠咒骂着具有压制性力量的监管者,一边难受沮丧得止不住抽泣的欲望。除了震得耳膜发痛的心脏跳动声,就只剩下自己断断续续的啜泣声音。
尽所能地压抑着丢人的哭声,思索对方还没有把自己送走的理由,他已经路过好几个狂欢之椅了。

杰克:

怀里的佣兵停下了挣动,便也就不再去打他.总之等会儿还是要把人放了的,现在打晕他没什么意义.
低头观察对方时,发现青年的面容都隐藏在兜帽下面,觉得帽子有些碍眼,挑了挑眉思索片刻将人放下,伸手将兜帽掀开,露出对方原本的模样来.
令自己有些惊讶的是,青年的五官看起来十分俊俏,柔软的短发蓬松而略微杂乱.怎么看也不太像是一个佣兵的样子.于是忽然又起了一些新奇的心思,扬起唇角愉悦得甚至哼起了小曲,伸臂揽住对方腰身,抱着人旋转了两圈,低头凑近人耳边开口:“你留在这里陪我一会儿,我就把你放了.怎么样?”

佣兵:
控制住过于丢脸的啜泣声音,监管者忽然松开了怀抱,身体落到地上时兜帽也被对方完全掀开。
惨白的面具掩盖了对方的所有表情,一如既往的压倒性力量带来让人窒息的恐惧,仿佛下一秒那副巨大的利爪就会挥动起来,将自己直接撕碎。
难道他就想折磨自己吗?

想象中的可怕情景并未实现,不过几秒钟,对方又把自己抓了起来抱在怀中,口中还哼起了不知名的曲调,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风格轻佻傲慢的古典曲调听在耳中,只能勾起一阵鸡皮疙瘩。
正思索对方的意图,马上听到杰克开口邀请,只要留下来陪他一阵,便将自己放走。
这一点逃生的希望,在绝望的怀抱之中充满诱惑力。
不愿意放过任何机会,没想多久,就咬着牙回应对方,“好…”

杰克:
佣兵咬牙切齿的样子现在看在眼里倒有些可爱,见他似乎十分惧怕自己,不由轻笑一声,将手上锋利的指爪摘掉随意扔在地上,只留下手套.

“不必害怕.我可是个绅士.”说着话一手揽过对方柔韧的身躯,自顾自带着人在工厂里转起圈来,一边走路一边跟人搭话:“作为监管者的生活其实也是很无趣的,只有与你们玩耍的时候才会体会到一点快乐.”
耸耸肩表达无奈,十分想要逗弄一下这个刚才还试图挣扎的小佣兵.故意用手掌抚过对方后脑的细软发丝,然后又摸到后腰.稍低头观察着佣兵的表情变化,继续说道:“你如果不那么倔强,说不定我早就将你放了.”

佣兵:
监管者愿意主动放下武器,还是头一次见。
安抚性的话语并没有让精神放松,因为紧张和情绪沮丧的关系,对方说的话仅是在脑海路过一遍,没有其他更多想法。

曾经的战争让自己看见过太多虚伪,或许下一秒,这个表面绅士的监管者就会把自己扔到狂欢之椅上,然后嘲笑自己交出信任。
脑子混乱地思索着不可轻信他人,意料之外的触碰从后脑往下直到腰间,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种暧昧的举动太过诡异了。握起拳头尽力忍耐住挥拳的冲动。
若自己是女人,说不定还会觉得对方有别样的心思。十分不自在地皱紧眉头,直视着对方白色的面具,“我现在没有挣扎,所以你可以放我走了吗。”

杰克:
对方的心思全都表现在他的脸上.见人被自己摸了之后感觉很不舒服但也不反抗的模样,心情十分愉悦.果然,把他留下来玩一会是正确的决定.
并没有打算进一步调戏佣兵,虽然他的反应应该会很有趣——不过,自己留在这里的时间已经过长了,不能再逗留太久.
“当然.我喜欢乖孩子.希望你以后也会这么听话.”

打算放走对方,停下脚步勾起唇角低声笑了笑,逐渐隐去身形,在松开人之后,伸手摸到臀肉上隔着衣物轻捏了一把,略微有一点惊讶于极好的手感:“现在,你可以走了.”

佣兵:
杰克说的话让自己感到一种异样的不适,没有任何威胁性但是让人如坐针毡,如果不守承诺直接挣脱对方的怀抱,估计会被恼羞成怒的监管者塞到椅子上面去。

耐心的等待得到了回报。杰克终于把自己放在了地上。
脚踏实地后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虽然对方并没有故意折磨羞辱自己,但待在监管者——敌人的怀里,不可能会有很舒适的体验。

地窖就在前方,然后臀部就被身后的某个人摸了一把。
“Fuck.”握紧双拳低声咒骂,愤怒涌上脑袋打算转身就给监管者一个拳头,转过身后却发现对方早就远离了此处。
杰克的速度在庄园里面是出了名地快,打消了追逐的念头,不甘地摁着地窖门跳入地下。
下次一定要问空军借一把枪。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