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戏文]月光光心慌慌第五部片段.

#Helloween第五部
#剧情重叙
#视角:The Shape

将沉重的警员强制吊在旧居的二楼窗台外,布料与粗糙的窗柩来回摩擦,制造出微弱的声响。男人垂死挣扎,最终声息渐无。垂下眼皮,不屑地瞥了一眼紧贴窗边的头颅。

没有人能够阻拦自己的脚步。

转身出门,走过漆黑无光的长廊。一步接一步缓慢地爬上楼梯,逐渐逼近那愈发沙哑的尖叫声源。
满腔的杀意正在胸口来回翻滚,叫嚣着要夺取杰米的生命。

年久失修的木板在脚下发出惨叫,就像老鼠临死前的尖锐鸣叫。红白蜡烛在混浊的空气中安静燃烧,填满整个房间的烛光将每一个角落都映得清楚无比。

视线之中,穿着舞会公主套装的杰米,躺进了废弃浴缸上小小的棺木里——那是专门为她而特意掘出来的最终归宿。原主的尸身早就被自己随意抛在了某处。
视而不见地忽略掉了在半空的尸体,始终只看向杰米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迈步走向浴缸。

心底的声音在低语催促,又仿若是贴紧灵魂的诚恳祷告:
只需要杀掉面前这个小女孩,一切的愤怒便会找到出口。

喘息因为体内压抑的愤怒而变得十分粗重,强热气流撞在面具的透气孔边缘,又回流到面具的其他部位,让汗湿一层的头发变得更加滚烫。
她像一个乖巧的芭比娃娃,躺在合身的包装盒内,等待着自己去伸手触碰。
动了动手指,绷紧手臂的肌肉将嵌入手心的厨刀握得更紧,毫无怜悯地抬高手臂,准备用锋利的厨刀刺穿女孩温热的胸腔。

女孩的身体正在快速颤抖,以至于看上去就是静止不动——就像小动物面临过大危机时的僵直反射。
她水灵干净的瞳孔因为极度的恐惧而放大,虽然脸上都是灰尘和血液,皱起的脸蛋仍旧像漂亮的小花一样可爱。

“叔叔?”

明快清脆的呼唤带着一种奇异的魔力,一下将环绕心脏的愤怒浇得透彻,灼烧的嗜血火焰也被迫冷却下来。
高举的手臂停在空中。僵硬半刻,慢慢垂下手上的武器。

“恶鬼?”她继续呼唤道,口吻中满是不确认的疑惑。

她在叫我。
恐慌而又可怜的声音听着无比陌生,却又似曾相识。脑海中出现的模糊画面是幼时的自己——她与我是那样相像,就连眼睛里的恐惧都一模一样。
而自己现在所做的,与曾经的父母和姐姐并无任何区别。

那些无法言明的恶魔力量,似乎在我与她之间建立了一种特别的联系。
她了解我的过去。
突然被莫名的恐惧感抓住心脏,动作完全停顿。我明白,那是她的恐惧,也曾经是我的。

“我可以看看吗?”她小声请求道,两根小巧的手指碰了碰她的右眼角。

并不是对将死之人的仁慈,也不是对亲戚所有的温顺,这仅仅是忠于某个本能的妥协。愣了半秒后,没有犹豫地低下头,伸出双手摸上面具的假发,然后捏住柔软的乳胶往下扯,直至整个脸庞都暴露在外。
犹如主动撕裂剥开身上最强大的保护壳,强烈而又复杂的情绪随着面具的离开而疯狂涌地挤进心脏,同时无法抑制的泪水从眼角逃逸下落。
不可理解地愣在原地。自己竟然哭了。

“噢。你看上去和我一样。”女孩注目着自己的脸庞,柔软地说道,“让我帮你……”她坐在棺木中,尽可能地伸长了短小的手臂。

在她的小手触碰到脸颊之前,恶魔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嘶吼起来,敲击灵魂的痛楚几乎撕裂脑袋,狂怒瞬间了占据神智的每一个角落。

它说,谁都帮不了我。
只有杀了她。

沮丧地用力撞开杰米的手臂,匆忙戴好面具后拿起放在一旁的厨刀。
她发出尖叫,然后害怕地爬下棺木。无法维持平衡的棺材开始侧翻,然后倒在了女孩娇小的身躯上。

向前一步拿着厨刀刺过去,却只捅到了脆弱的木棺。拿起倒下的棺材扔向一旁,不顾逃跑的杰米,双手捏紧浴缸边缘,直接推翻泄愤。
轰然倒下的陶瓷浴缸发出巨大的声响,楼板发出不堪负重的吱呀声,被稍微平复的愤怒又开始翻滚起来。

尽管跑吧。
我会找到你的。




——————

私心打了杀机tag.跳坑位置.
这篇戏要感谢我的对象,为我分析了很多的疑惑。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