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杰迈]Heavy Rain 08

#非常不好看的一章。烂得头皮发麻。
#我会尽量挽回文笔和剧情的嘤嘤嘤
#卡文了
#欢迎捉虫欢迎吐槽嘤嘤嘤

Heavy Rain 08

黑色的漩涡在水晶湖营地上方出现,黑色瘦长利爪从中伸出,将屠夫贡献上去的祭品拉入一片灰色的雾气之中。
随着彷如恶灵低叹般的爆炸声响起,水晶湖营地最后一个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普通人投入了邪灵的怀抱中。

杰森的曲棍球面具上全都是红色的液体,他手上的血液沿着铁链滑落。这一天的成果很丰厚,对于杰森和邪灵来说。杰森扯着铁链,牵小狗似的将仍旧恼火又不情愿的迈克尔拉回了那间小木屋。天色已黑 ,只能凭借着暗淡的月亮看见杂乱的布置。一个铁罐被迈克尔踢飞,弹到了墙上。
杰森背对着站立不动的迈克尔,将铁链绕在了那根木柱上。他不想再耗掉不多的链子,便尝试花心思将其中的两个小扣子徒手扣在一起。

迈克尔看到了一个陶瓷花瓶,湛蓝的眼睛在黑暗中亮了亮。那应该算得上屋子里面最锋利的东西之一。
他警惕地看着杰森的背影,一边向那花瓶走过去,杰森并没有回头。他伸手捏住花瓶口,技巧性地用力下压 ,将一块陶瓷巴掌大的陶瓷掰了下来,被捏走一块的花瓶没有破碎的迹象。迈克尔谨慎地敛着气息,缓步走近杰森,沉稳得如同稳握胜券的蜘蛛靠近网中的猎物。迈克尔知道结果可能不会如愿,但他还是想要尝试各种办法来杀死眼前这个男人。

在曲棍球面具即将要转过来的一刻,迈克尔迅速抬高手臂,将尖锐的陶瓷片插进杰森的脖侧,手掌用力直至埋入一半。
若是普通人的脖子上被插进一块陶瓷片,那么这个人便会因为主动脉的大量出血而眩晕,极度的恐慌和失血的头晕眼花会让人的精力无法集中,然后会愚蠢无比地尝试拔出堵塞命脉的凶器。主血管的裂口扩大,不用十几秒,死神就会莅临。

杰森当然不是一个普通人。迈克尔觉得他捅的人更像是一具尸体,肉体发硬,温度很低。
被陶瓷片顶到主动脉的人没有发出声音,连一声闷哼也没有。杰森弓起上半身,仿佛在忍耐着巨大的痛苦,迈克尔看在眼里,觉得这种袭击倒也不是没有任何用处。他冷漠地退了半步,避免杰森往后倒的时候砸在他身上。

无法死亡的男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杰森不急不忙地摸到脖子上插入的凶器,直接就拔了出来,留下一个黝黑的肉洞,陶瓷被随手扔到地上。他转过身来,面具正对迈克尔,脑袋歪了歪。他觉得迈克尔只是在尝试反抗,而这种举动其实毫无意义,因为他是不死之身。
就像很多宽容大度的主人对待顽皮的宠物一样,杰森没有任何责怪的念头,甚至觉得迈克尔的想法有点可爱。

属于杀人魔杰森的强大气息消失,迈克尔才开始尝试解开手腕上被扭曲得变形的铁扣。
祭祀邪灵的馈赠让他拿回了原本的力量,首要解决的便是那层层叠叠的铁链,这东西实在是把他给烦透了。
迈克尔伸出手指,捏住一个铁圈向外用力,紧扣在一起的铁圈被拉开了一些。解开手腕上一圈又一圈的铁链后,他久违地感到神清气爽,他小心地将它放到地上,准备去拿回属于自己的武器。

那把厨刀就在杰森的家里。迈克尔走出木屋,面具上的眼眶向着水晶湖的方向。
如果不是那把厨刀有了模糊的自我意识,一直在呼唤着迈克尔,他其实可以选择放弃那把即将翻刃的厨刀。毕竟除了它以外,还有很多合适的武器可供他选择。

杰森的家一如既往地残破——满是各种铁皮布丁的墙壁和屋顶,与那些充满现代化的漂亮建筑物格格不入,若不是迈克尔早就来过一遍,他肯定会觉得这里仅仅是一个被遗弃许久的小仓库,然后直接无视掉。

迈克尔走进屋子内,一眼就看到了摆在祭祀台上血迹斑驳的厨刀,它紧挨着女人干枯的头颅。
那把厨刀与他记忆中的模样相差太多,原本洁亮的刀身上面全是浓稠的血污,在昏暗的烛光底下闪烁着诡异的血光。他走近桌旁,伸手拿起厨刀就准备离开。

意外的状况发生了,铁质刀柄在迈克尔的手心散发着热量,烫得他的手几乎拿不稳,震颤的刀尖发出一阵清脆的嗡鸣——那是喜庆而愉悦的声音,紧随其后,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那灼热的手柄处涌进他的手臂。
忍耐着扔掉厨刀的冲动,迈克尔抬起被酸胀发麻的手臂,低头看向手上的武器。原来缠绕在刀身身上的并不是普通的血污,那是如树根一样繁茂的血管,它们紧凑密集地贴在金属刀身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缝隙。
迈克尔站在一片橘黄的烛光之中,驻足细细地端详着他的新武器。他歪着头,白色的乳胶面具向一边歪斜,朦胧可见发黄的深蓝色工装,过长的袖口盖到了惨白干净的手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着刀柄。深红色的血管在刀身之上轻轻鼓动,充满了邪恶的同时又满溢着让人迷醉的生命力。
粘稠的血浆从刀尖滴落,打在地板上发出咚的响声。

杰森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幅场景。
迈克尔举着刀看向杰森,神情冷漠的面具底下是寒冷而又嗜血的视线,在那片温暖的光芒中显得无比突兀。杰森再次感受到那股熟悉又让他兴奋的寒意,犹如惊动了一个沉睡的恶魔。动物的本能直觉告诉杰森,现在他未必能胜得过眼前这个杀人狂。

战斗爆发在杰森握紧斧柄的一刻,迈克尔走过来的步伐很慢,但是落刀的力气没有少一分一毫,巨大的冲击几乎将杰森举起的斧柄直接击断。迈克尔后退半步高举厨刀,黑色的眼洞正对杰森,后者上半身前倾,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一场属于两个野兽的对决开始了。

或许是实力上的差距,又或者是速度对于力量的压制,杰森没有在状态全盛的迈克尔身上占到便宜。大小不一的伤口陆续出现在他身上,带来阵阵灼烫的剧痛。这种疼痛给杰森带来了未知的恐慌和奇妙的舒适感——那是一种让人安心的满足,虽然很痛。
迈克尔身上的状态也不是很好。他的左手因为挡了一斧头而几乎直接被砍断,外翻的皮肉和发白骨头让他时刻保持着清醒——杰森会在瞬息之间砍断他的头颅。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迈克尔专注于攻击杰森拿着斧柄的那只手,然后他看到对方的斧头脱手而出。迈克尔感到有点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杰森是没有痛觉的,若非是手臂快被他砍断,他也不一定能够砍落杰森的武器。

战斗只持续了数分钟,处于上风的迈克尔将厨刀刺入了杰森的胸腔。
杰森就像一个被抽走了发条的玩偶,僵硬地保持着握住迈克尔手腕的动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第九章传送门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