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杰迈]Heavy Rain 07

#应该没有bug,有也当没看见吧哈哈哈哈
#没头脑.杰森和不高兴.迈克尔

Heavy Rain 07

走出小木屋的迈克尔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雨后柔软的泥土让他的鞋子微微下陷。
暴风雨已经过去。迈克尔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像那些倒下的树木一样,被毁得一趟糊涂。
他极其想念自己的厨刀,所以他下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杰森家里。
邪灵在他脑袋里疯狂地催促,让他上交足够的祭品,如果不是因为被它惩罚到晕死过去,那么他早就能完成任务,根本不用听邪灵喧嚣的声音。内心烦躁的迈克尔杀意上涌,更加迫切地想要拿回自己的武器。

还不等迈克尔提起脚,右手臂便感到了向后阻力,铁链的另一头被杰森扯住了。他早就预料到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从一个杀人魔的手下逃生,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那个刽子手是故意的。

杰森拿着冰冷的铁链,稍微扯了扯,然后看着站在门外不远的万圣节杀人鬼因为他的动作而晃了晃身体。
迈克尔不满地用力收回手臂,铁链传来的是纹丝不动的禁锢感,他没有再做出其他行动,他根本看不懂杰森到底想要做什么。

如果杀人鬼迈克尔·迈尔斯的知识面更加宽广一些,那么他一眼就会看明白:杰森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宠物。

杰森很满意现在的状况,他手拿铁链,脚步轻快地走出门外,顺手拿走搁在门前的斧头,同样没有发出很多声响——不同于那种小心翼翼的步伐,可以看出,杰森现在的心情非常好。

带着白色面具的头稍微歪向一边,套着连身蓝工装的人被铁链拖着往前走。不管迈克尔有多不情愿,他只能乖乖地跟在杰森后面。若是迈克尔手上拿着厨刀,他还能够尝试给杰森添点麻烦,但他现在赤手空拳,根本就干不过拿着斧头的杰森。
迈克尔不承认他打不过空手的杰森。他的身体还未恢复完全,手上还有妨碍行动的铁链,只凭鲁莽的进攻是无法击倒对方的。面对一个力量未知的疯子来说,轻举妄动是最愚蠢的选择。虽然他也是一个疯子。

走了约有十分钟,他们来到了一栋别墅前。
水晶湖营地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漂亮的大小屋子,因此是体验乡村生活的最佳地点。
屋外很安静,只有迈克尔手上沉重的铁链不停碰撞,发出声音。
对于五官敏锐至极的杰森来说,他已经能够通过视觉和听觉确认里面有三个人。
一个在楼下烹饪食物,锅炉中沸腾的水在不停翻滚。两个在楼上,他们弄得床铺的吱哇作响。

迈克尔也听到了,他不确认里面有多少人,但那些应该都是合适的祭品。
邪灵催促的声音更加清晰,屠戮的欲望在杀人鬼的胸腔中酝酿,他看了看站着不动的杰森,径直走到屋子打开的窗前,用力扯了扯因为距离而悬空的铁链。他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也很简单,他要进去,杀人。

杰森根本没看迈克尔的方向。
满是血污的曲棍球面具转向另外一边,看起来他似乎完全没有发觉屋子里面有人,但迈克尔清楚他绝对知道。
他扯着手里的铁链走开,迈克尔也被迫从窗子旁边离开,不得不收回搭在窗边的手。
走得踉踉跄跄,憋屈至极的迈克尔忍不住随手拿起地上一块石头,抬手就砸向杰森。

未曾用过远距离兵器的杀人鬼准头非常差,石块落到了杰森脚边,啪地弹开了几米远。杰森停下脚步,看向铁链另一头的迈克尔。
迈克尔立马指了指旁边那栋高大的别墅,绷紧肌肉扯动铁链的同时尝试往那处走。
如果这个杀人魔还看不明白,那迈克尔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杰森没有让迈克尔走出一步。他对着迈克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等迈克尔理解这是什么意思,杰森就强制把他拉开,最后停在了附近的一个祭祀钩上。
他松开了手,那满是锈迹的铁链掉在地上。他向迈克尔走过去,后者因为他的靠近而提起了全身的戒备。

他想把我挂在上面?看到铁链被放开就想要逃离的迈克尔预见到这个无法接受的发展,下意识地后退远离走近的杰森。

杰森踩住拖动的铁链,迈克尔后退的动作因此而顿了一顿,停在原地。他加快速度走过去,绕到了迈克尔身后,然后轻轻地推了推杀人鬼宽厚的肩膀。

不明所以的迈克尔被巨大的力道推得往前走了两步,才突然明白过来,杰森只是想要让他在这里等着。

做完这些动作以后,杰森在原地看了迈克尔一阵,确实对方不会马上撒腿跑掉的时候,他转身走向那栋安静祥和的屋子。

万圣节杀人鬼迈克尔·迈尔斯是个疯子,但他不是傻子。所以在他看到杰森的身影走向屋子以后,他马上就开始掰断手腕上的铁链,
尝试无果后,拿起地上极长的铁链就准备直接离开。

还不等迈克尔走近旁边的森林,神出鬼没的杰森瞬移到了在他身后,在迈克尔没反应过来时,他又被拖回到了那副祭祀钩的旁边。
呆站着的迈克尔此时无比渴望得到和邪灵沟通的能力,即使邪灵只会孜孜不倦地催促着他去寻找祭品。

肉体落在地上的声音让迈克尔回过神来,他歪头,看着面前已经断了气的黑人尸体。那人的嘴角挂着血,双眼中都是死亡前的惊恐,脖子扭出一个不可能的角度,指缝留下的痕迹清晰可见,很明显是被直接掐死的。

扔下尸体的杰森拿着斧头站在旁边,等待着迈克尔将黑人扔上祭祀钩。
在杰森期待的注视下,迈克尔踢了一脚地上的尸体。黑人的尸体侧翻过去,正面趴在地上,仍旧温热的血液流成一滩。

惨白的面具突然转向杰森,面具空洞的眼眶下是充满怒火的眼睛。迈克尔突然明白过来,那日突如其来的惩罚,是因为杰森将祭祀钩上的活祭品杀死了。
不接受死的祭品,这是邪灵的底线。

杰森看着迈克尔,也歪了歪头,他不明白为什么迈克尔不做以前一直都在做的事情。怒火中烧的迈克尔伸手便想要掐住杰森的脖子,却一把抓了个空。迈克尔无法保持平衡,险些整个扑在尸体上面。他撑在软绵绵的尸身上,单膝跪地看向杰森可能在的方向。半刻过后,他愤恨地握起拳锤向地面。

女人的尖叫的男人的嘶吼在远处相继响起。杰森回来得很快,他拖着两个全身赤裸的普通人,从屋子正门走出来。这一对爱情鸟的脚都被砍了下来,相对刺眼的红色鲜血拖开一地,在泥土上面晕出漂亮的红棕。

迈克尔看着两个奄奄一息的普通人被扔到他面前,他们惊慌失措地发出绝望的呜咽和祈求声。他数次想要冲过去掐住杰森的脖子,拳头握了又松,松开后又握了起来。心理素质良好的杀人魔压制住了自己报复的欲望——现在并不是最佳的时机,他还要继续等待。

“不,求求你,放过我们。”忍耐着剧痛的女人颤抖着声音说道,一边不停地往外爬,试图离身后的恶魔更远一些。

迈克尔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雪白的裸露肉体在地上拖曳,不停涌出的大量血液让他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他的愤怒竟然被眼前恐怖的场景安抚了大半。
他转头看了看站立不动的杰森,上前几步,伸出双手将女人抱起来,然后娴熟地扔到了钩架上面。熟悉而又讨厌的尖锐叫声贴耳响起,他瞬间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并不仅仅是邪灵的回馈让他感到愉悦,还有一种莫名的惬意在四肢游走。

一直在旁边观望的杰森突然激动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地向迈克尔走过去,接收到杀人鬼冰冷的目光之后,他又停下了脚步,不知进还是退。
迈克尔看了杰森一眼后便回过头,弯腰抓起另外一个祭品,向另外一个祭祀钩走过去。白送的祭品,不要白不要。他现在急需讨好那个想要立马杀了他的邪灵。杰森跟在后面,把右手的斧头换到了左手,拿反之后又调整过来。

——————————

杰森OS:妈,我又抓了一个宠物。跟我一样是不死的。

距离迈克尔爆发还有0天0时0分O秒,下一章或者下下章迈克尔可能就会反杀了。

第八章传送门

评论(19)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