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露康片段」

  岸边露伴,「著名的」漫画家,单身,男,20岁,无不良嗜好——除了纠缠广濑康一,不经同意肆意窥探他人隐私以外。

  其实对于漫画家来说,那并不算是「纠缠」,至少在他的字典里面没有「纠缠」这个概念的存在,有的是采集素材的「热爱」和「积极」。

  尽管听起来不近人情且残酷无比,为了自己的工作他会去加深与康一的友情。自从认识康一以后,他每日都会盛情邀请康一到他103坪的高级洋宅中作客。

  从主观感情上说,他非常痴迷于广濑康一这位男性,无论是从友人还是家人的方向去看(他对康一使用过天堂之门),康一的经历与想法都完美地证明了他是一个充满正义且有社会价值的人。

  他倾向于用“痴迷”这一个涵概些许贬义的动词来形容他对康一的态度。他不惜自己的尊严去求得对方的原谅。

  岸边露伴钟情于自己的工作:创作漫画——从小学,到国中,再到大学。他推掉所有的社交活动,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独自进行创作。他喜欢将各种正派的,反派的,或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人物通过自己的笔尖被塑造出来,在人们面前讲述它们的故事。

  漫画是他表达自我的语言。

  从小到大都不爱社交,漫画就成为了他的世界。

  故事中的人物都有原型,或许是隔壁的大妈,也或许是在路上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少女。他们都可以成为故事。康一当然也可以,并且再适合不过。

  当你看见漫画中的人物活过来,有血有肉,站在你的身边向你打招呼,你会有什么感受?

  岸边露伴看见广濑康一的时候就有这种感受。

  今天的露伴老师仍旧兴致勃勃地打算邀请康一到家中作客,尽管他清楚有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被拒绝——两个月内他已经被拒绝20次了,除去星期六日的数目,以及被臭小子东方仗助以及其朋友虹村亿泰阻碍的次数。

  如同往常一样,他站在康一放学回家必经的红绿灯交叉口下等待。他做事总是一丝不苟,正如对待自己的漫画,默数着红绿灯闪烁的次数,他咳嗽了几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好让他看上去也是照旧经过这里一般。

  眼角看到东方仗助一行人走过来,露伴迈开步伐走过去对面,意外的是他并没有从他们的队伍中发现康一。

  “东方仗助,康一呢?他没有上学吗?”露伴直呼对方全名。对待讨厌的人他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什么礼节。他挎着着画板四处张望,方圆几百米也没有发现那个海拔157厘米的男孩。

  “康一今天没有来上课。”仗助看了他一眼说道,“据说请病假在家休息了。”

  “什么?你说什么?他生病了?是什么病?我觉得我可以去他家中探望一下。”露伴愣了一秒连珠炮般说道,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自顾自转身走掉。

  仗助和亿泰茫然地对看了一眼。

  “莫名其妙的家伙...连基本待人的礼节都没有。”仗助看着对方的背影嘟囔着。

  “康一的人缘好嘛。何况这是他最喜欢的漫画家。”亿泰耸肩说道。

  “喂!混球!看车啊!想死也不要自己往我车上撞啊!”他们听到一个司机在怒吼,对着某个漫画家。

  “仗助你说他没事吧。”亿泰看了那边好几眼,犹豫着要不要告诉露伴其实康一只是得了感冒。

  “切~那种人我才不管。”仗助挑眉继续走自己的路。他本来就和岸边露伴势不两立。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