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杰迈]Heavy Rain 04

#发糖注意。
#ooc注意,可能很严重,也可能不多。见仁见智。
#杰三岁迈六岁注意
#私设注意

第四章

迈克尔·迈尔斯难得地做了一个梦。
他又回到了十几年前,或者是几十年前的哈登菲德尔。

暴风雨正在肆虐,强劲的风和巨大的雨滴反复地拍打着迈克尔房间的窗户,尝试摧毁这个最脆弱的部位。刺目的白光直接穿过玻璃,一瞬间将屋子照得通明,黑暗随后而来,震耳欲聋的雷声仿佛已将天空撕裂。
迈克尔想起来了,他讨厌暴风雨。

因为雷声,他的心脏跳得很快,浑身都因为不安出了一层细汗。他想要推开身上厚重的被子,让皮肤接触到空气的冰凉,但是他不敢。暴风雨将小迈克尔的房间变成了地狱。

又一道惊雷在天际边落下,小迈克尔像是听到了恶魔的审判。
他躺在床上,瑟缩地用棉被将身体裹得更紧、甚至把头完全埋进唯一的安全港里——他在尽一切的可能尝试入睡,在空气完全耗尽之前,他不得不把头伸出来,呼吸着湿冷的空气。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点什么事情,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应付恶劣讨厌的暴风雨。
窗缝间灌进来的风是恶魔的低语,时刻让小迈克尔保持清醒。他很害怕,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可能就会被雷电劈中,不堪一击的被子会被打得稀巴烂,而他的身体则会直接开裂,说不定在死之前还会感受到痛不欲生的强烈电击。
小迈克尔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的姐姐。她曾经从打火机上拆下来一个点火器,然后对着他的皮肤进行电击。他不愿意,但是没有办法阻止她。直至他的皮肤被电得通红,他也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和鼻涕。
“胆小鬼!你在万圣节一定会被抓走的。”她做了一个鬼脸,嘲笑道。
他觉得自己并不是胆小鬼,但他找不到理由反驳她的姐姐,因为他还害怕暴风雨时落下的雷。他不敢找任何人倾诉,包括他的父母,他不愿意再听到自己被定位为“胆小鬼”,也不想要被父母亲咒骂毒打。

在小迈克尔有点神游的时候,窗户猛然被风吹开了,深邃的、黑洞洞窗口出现在他面前。他不过是个年幼的小男孩,那使得他受到了惊吓。
狂风将两扇玻璃吹得噼里啪啦作响,冰冷的风夹杂着雨点袭了进来,他的脸上满是水迹,被单的一角也被淋湿了。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强压着恐惧,手忙脚乱地冲到窗前,用力地将它关上。不管身上的狼藉,他又迅速地钻回被窝。他害怕得想要大叫。
他想找个人倾诉这一切,但是没有人——他的姐姐对他施虐,他是胆小鬼……很多很多不开心的事堆积在他心底深处,就像装满了污秽之物的垃圾桶,而它们仍在发酵,散发出阵阵恶臭。

小迈克尔将手上的雨水擦到被子上,却发现怎么也弄不干净。他反射性低头地察看,在黑暗中,他本应看不清任何东西,但是他却看到了自己拿着厨房的刀,手指上有些擦不干净的红色液体
不知什么时候,暴风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做。玄关处传来汽车的声音,那意味着爸爸和妈妈正好回到家。
他一直走到门口外。他听到父母都在反复呼唤着他的姓名,但是他做不出任何回应,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仅是呆愣在原地,直直地往前看。
小迈克尔想起来,他杀了他的姐姐。他有一点悲伤,也有一点难过,但更多的是——他感到了解脱。
这种无所顾忌的释放,甚至让他觉得愉悦。那个总是叽叽喳喳的保姆说得没错,他的姐姐一定得到了解脱。

残杀他人的画面像幻灯片一样在迈克尔脑中闪过,无一例外,他用的都是那把加长的厨房刀。他的父亲和母亲从来不让他碰那把刀,他的姐姐则用它来恐吓过他。
随着厨房刀上的血渍愈发增多,恍然回神时,他已经由小孩子变成了大人。
看着被邪灵刺穿的人类,迈克尔用力握紧手里的厨刀,想要找寻下一个祭品。
现在,他终于想起了这个重要的事情。

措不及防地,迈克尔感到手上一空,他从梦里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一个戴着曲棍球面具的高大男人,坐在他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忙活着什么事情。

迈克尔没有看过对方一眼,因为他毫不关心,他只想找到那把从未离开过他的厨刀。
在床上摸索无果,迈克尔坐起身来直接下床,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骨头碎裂的疼痛让迈克尔无法维持身体的平衡,他脚下一滑,上半身就往杰森的方向摔过去,头部直冲那把斧头的锋刃。

鲜血飞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迈克尔以为自己的面具即将就此与他告别,闭上眼准备迎接剧烈的疼痛,脸颊最终撞到的却是柔软的东西。

杰森在迈克尔惨白的面具撞上斧头的锋刃时,及时提走了斧柄,任由对方摔到他腿上。他疑惑地歪了歪头,不太明白这个杀手为什么变得如此虚弱。
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自己拿头往刀口上面撞的人,如果说刚才的举动就是对方的偷袭,那也实在是太过笨拙了。杰森罕见地感到一丝丝地愉悦。

迈克尔抽搐着站起身来,用了好一段时间才适应身上无尽的剧痛。他看清了杰森在做些什么——刚才在擦拭斧头上的肉沫,而现在,正拿着斧头呆愣。
他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这个看着凶猛的大块头,可能就是那个一直与他争夺猎物的人。他早就做好了恶战的准备,但对方似乎完全不在乎他做所有事情,从未找过他麻烦。
忍耐着瘫在地上的冲动,迈克尔咬着牙在房间四处搜寻。这里似乎就是对方生活的地方,整体窄小,家具简陋,不算整洁但是摆放有序。唯一宽敞的地方放着桌子,那上面全是锋利的武器。
噼里啪啦地翻乱了不少刀具,迈克尔并没有找到那把心心念念的厨刀,他打算就此离开,然后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的杰森拦住了去路。

迈克尔面对恩人也毫不客气,想也不想便掐上杰森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打算直接捏断对方的脖子。

这个力度对杰森来说根本无法造成威胁,就算掐得气管完全堵塞起来,也不妨碍他做什么事情。不过为了避免迈克尔把他的头直接掐掉,杰森还是伸手捏住了脖子上的手骨,用蛮力强迫迈克尔松开手。

迈克尔意识到这个方法不适用于眼前异于常人的怪物,便立马松开了手,正面搏斗不是他擅长的范围。失去厨刀的迈克尔还没想到别的方法,他被杰森提着领子高举起来。
迈克尔的身体高悬,更加强烈的疼痛从四肢涌向他的脊椎。根本不用等杰森做些什么,迈克尔已经痛得开始抽搐,背部像虾米一样弓起,面具下的呼吸愈发粗重。

杰森没有想做什么,他仅是想把眼前这个特别的人留在这里而已。
他一手拿着斧头,一手提着迈克尔的前领,权衡之下,他把斧头靠在椅子旁边,然后将迈克尔放回床上。
其实,杰森能够像对待其他普通人一样,拿起斧头,将迈克尔的首级劈下,或是直接抱在怀里,折断脊椎。他可以轻而易举地伤害迈克尔,让迈克尔失去所有行动能力。

但是杰森并不想这么做。帕米拉对这个人不排斥是重要的一点,更重要的是,杰森在他身上找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同为杀人狂的残忍,或许是因为同有佩戴面具的习惯,又或许是因为同样机械式的行动。每一部分,每一个画面,每一个细节,杰森都在他身上感到亲切。
母亲于他有一种血脉的亲和感,而眼前这个人,给他的是命运的归宿感。

迈克尔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眼前阵阵发黑,意识正在逐渐涣散。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找寻自己的刀,出乎意料地握到了熟悉的刀柄。
他觉得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握紧厨刀之后,便安心得直接晕了过去。
迈克尔知道,这绝对是邪灵的惩罚。

迈克尔根本就没有找到他的厨刀。握在他手心的,赫然是杰森的一根手指。

在杰森的观念中,并无秩序和逻辑可言,母亲的意念就是他的行动指令,除此以外,杰森则以自我为中心。
所以他完全不在意万圣节杀人鬼握着他的手指,也没有觉得尴尬,因为他先前就是这么干的,而且效果出类拔萃。
这个人的手心真暖,杰森想道,然后他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合上眼睛。

————————


第五章传送门

评论(2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