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杰迈]Heavy Rain 03

#剧情推进章,没有任何要注意的地方。
#这一章可能有一些悬念,但是不难想明白。[其实也是我的脑洞]

第三章

痛苦的尖叫突兀地响起,划开水晶湖营地寂静的外壳。许多鸟雀被惊起,它们飞至上空,仓皇落下几片破损的羽毛。
天空灰暗无光,沉重的乌云汇聚在湖面的上方,不断地逼近树林,看上去即将要将整个大地全部掩盖吞噬。

自远方天际传来一声沉闷的雷响,迈克尔抬起头,看向树叉外头的天空。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隐进云层,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又一声闷雷响起,暴雨来临了。
他从没看过邪灵的镜像区域里出现过除阴天以外的天气,眼前的景象可以说的上十分诡异,不过他完全不以为意,因为他早已是不死之躯,需要担心的只有邪灵在乎的事情。

将祭品挂上钩架以后,迈克尔终于能腾出手来,他想要清理手上那把沾满血的武器。他拿起厨刀,简单地拿在身上来回蹭了几下。很快他发现这样做是徒劳的,于是就停下了这种不必要的举动。
迈克尔看了一眼祭祀钩架上垂死挣扎的人类,脚下踢到了属于其他人的残肢——这不是他做的,心情因为抓到猎物而回晴的杀人鬼顿时又觉得烦躁起来。

迈克尔觉得很不开心,当然,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而是因为他受到了阻碍。
在另外一个屠夫或是什么别的东西夺走他更多猎物之前,他必须要完成邪灵给他的最低要求。
呼啸的狂风不停撕扯着迈克尔身上发白的工装,像是在为他指引道路。
迈克尔没有停留很久,转身离开。

“唔,啊——”扭曲的呻吟在风中持续回荡,男人的躯体像待宰的死猪一样挂在铁钩上,地狱般的场景十分契合山雨欲来的天气。

迈克尔的背影消失在小树林后,胸口高挂在铁钩上的男人仿佛看到了希望,开始尝试大力地挣扎。血液在他身上形成一股小小的溪流,飞流直下,最终落入泥土中。
这个时候,豆子般大小的雨滴从天空中打落,不过一阵,便将这个挂在钩架上的可怜人浇了个透。雨水将钩子变得更为湿润,但是他并不打算放弃。
“哦,不…让我下来,”男人不断地祈求,每一次挣动都让他觉得胸口要直接撕裂,然后上半身分成两半,这种不体面的死法比现在承受的痛苦要可怕得多,于是他求生意志变得更为强烈。
像是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男人成功地离开了那个只应该在噩梦中出现的大铁钩,狼狈地落到地上。他的面孔带着死亡的灰白,几次努力,才勉强跪着撑起身来,而双腿仍在不停发颤。
一双腿正好走到男人面前,充满阳刚气息的站姿和特大的鞋码都说明他跟前的人是个高大的男性。他艰难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伸手去抓对方的裤腿,尝试得到对方的帮助,说话断断续续,他不确认自己的肺部是否被穿了个洞,出去以后还能不能活下去,他只想离开这个地狱,“嘿,兄弟,你不知道我刚才遇到了什么,快点,来帮我一把,我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被拉扯裤子的杰森一动不动,冷漠地看着跪在身下的男人。这个人很明显是从铁钩上面挣扎下来的。他看向不远处的钩架,上面的血迹早已冲刷干净,只有空气中还有晕开的淡淡血腥。杰森不清楚这些钩架的来历,但是他知道这些钩子和那个戴着面具的人有脱不开的关系。
杰森放下了手里的斧头,铁器掉落在地的声音被雨声掩盖,没有等地上的人反应过来,他不费力气地架起男人的身体,在对方惊恐的呼叫和绝望的挣扎中,将这个人又一次扔上了钩架。

木制的钩架顶端伸出了像是恶魔长爪一样的尖刺,将挂在上面的人笼罩其中,然后慢慢收拢。杰森是第五次看这样的场面,所以他并不觉得奇怪。

男人胸口的大洞被再次地撕裂开,他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到了极点,甚至已经拿不出呼叫的力气,只能任由奇怪的尖刺穿透身躯的其他部位,难熬地发出呻吟。眼前的杀人狂没有让他立马去见上帝,可能是他现在能得到的最后的仁慈。

伤口不足以致命,将死之人的痛呼让杰森觉得非常吵闹,他觉得刚才应该用手上的斧头直接结束对方的生命。
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在斩杀其他人时,总会制造出很多噪音,死者的尖叫往往会直接穿透整个水晶湖营地,让其他普通人得到警示,然后瑟缩地藏起来。杰森的清理工作因此而变得困难无比,母亲反复催促的声音甚至让他开始头疼。
如果对方的目的不是杀掉闯进营地的普通人——和他相同,杰森绝对会首先将这个麻烦清理掉。
他们两人在各种方面都旗鼓相当,这是杰森的直觉。帕米拉并没有对这个陌生人有任何意见,所以他不想主动去招惹对方。
杰森拿起地上的斧头,一刀砍向男人的心脏,结束对方痛苦的煎熬和所剩不多的生命。

暴风雨让水晶湖的水疯狂上涨,整个营地几乎都被水泡了起来。
黑色的浊流汇聚成汹涌的浪潮,呼啸着自天空倾泻而下,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条条奔流的小溪,在这凶猛的溪水之中,迈克尔有些困难地迈着自己的步子,他浑身都被淋得透湿。

迈克尔的下一个目的地是距离他不远的房子,那处灯光通明,数次能听到属于人类才会发出来的杂音。他的衣服因为湿润而紧紧地贴在皮肤上,虽然没有妨碍他的动作,但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装满了水的鞋子绝对会暴露他翻窗进屋的事情,对于习惯偷袭的杀人鬼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
他在窗户徘徊不定,思索是否要褪下自己的鞋子。

忽然从远处传来的奇怪声音让迈克尔停止了思考。那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呼唤,或者更像是某个人痛苦的叫喊,还不等他想清楚那是什么,浑身脱力的感觉让他直接跪倒在地,厨刀脱手而出。

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迈克尔只想到一件事情,该死的——他够不着他的刀了。

——————

第四章传送门

评论(2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