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杰迈]Heavy Rain 02

#最后有较为真实的变.态性的描述,望体谅。希望不会被删。
#另吃饭的时候可以先不要看
#我控几不住我寄几了
#这算是迈克尔和杰森初遇,单方面的。
#爆字数2400。不要纠结每一章的字数了。可能会越搞越长。

第二章

迈克尔在湖边小镇的屋顶上醒来。
他睁开双眼,灰黑暗沉的天空就在前方,那是邪灵所在的位置。

他最先感受到的是身下粗糙的瓦砾,坚硬地硌着他的骨头,浑身都酸痛无比。
邪灵并没有带走他的痛觉。这一件事很讽刺,仿佛是在惩罚他的过往。
在机缘巧合之下,迈克尔得知邪灵其实豢养了不少屠夫。只有他,是最接近人类的杀人鬼,而他的痛觉并没有被擦除。
这是一件坏事,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他能知道身上的那一处受到了伤害,不至于让那个地方坏死不可用。

极其湿润的空气告诉迈克尔此处是陌生的地点,他从未来过如此潮湿的地方。迈克尔不清楚游戏是否已经开始,但已经听到了远处属于人的嘈杂声音。他希望能尽快结束狩猎,然后歇息一阵。
不过在这之前,迈克尔要先离开有七八米高的屋顶。

远处正在发生一场屠杀。

飞起的人头落在地上,咕咚一声后就没有了其他声息,浓重的血腥味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
刚砍下幸存者头颅的杰森突然感到了一种奇怪的寒意,犹如警告一般。他若有所感地看向湖面的方向,这是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

湖面无风,不知如何泛起的巨大波浪在月光的照射下层层叠叠地往外扩散,就像有水怪在湖中游荡,但杰森清楚那底下除了小鱼和石头什么都没有,所以在他看来,更像是有人在上方故意地撩动湖水。
异常的现象让杰森不自觉地走到了湖边,但是他并没有发现更多。

帕米拉——杰森的母亲,用强大的意念催促他去结束剩下几个幸存者的性命。他看了一眼奇怪的湖面,便继续找寻其他剩下的人,进行日常的清理工作。
除了他与他的母亲,所有进入此处的人都只是弱小又恶心的蛆虫而已。

迈克尔不曾来过如此大的镜面区域,从营地的边缘往中心走费了他一段时间。
他观察过四周,许多小屋都分布在湖边,有些相距上百米的距离。

老实说,迈克尔不喜欢大型的狩猎场,光靠双腿,他不可能及时找到那些喜欢把自己当蘑菇的求生者,就算发现了踪迹,也极有跟丢的可能,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宽敞了。
他突然开始怀念哈登菲德尔那些狭窄的过道,可以瓮中捉鳖的地下室。可惜,他没有任何手段去反抗邪灵,连一句简单抱怨都无法传达给它。他只能当这是邪灵给予的考验。

唯一能够安慰迈克尔的是,他没有看见一块可供求生者砸他用的小木板。

不过十分钟的徒步,迈克尔到达了水晶湖营地的中心区域。
静谧的湖面在月亮之下熠熠生辉,如同晶莹剔透的水晶。他的视线被湖面吸引过去,头一回有了驻足观望的念头。
难得人性化的念头很快就被抛开,因为迈克尔听到前面的屋子里有翻动抽屉的声音。

迈克尔走近后,先是试探性地推了推屋子前门,纹丝不动,不得已绕到旁边跨窗而入,握着刀迅速地走到刚才发出响声的位置,对着女人毫无防备的背影一刀砍下去。

“啊——是谁?这不可能。”痛苦惊恐的尖叫如期响起,高昂的音调甚至让玻璃窗都颤动了起来。
她转过身来看着迈克尔的惨白的面具,一脸不可置信,踉跄后退的同时弄翻了不少物品,零散地砸在地上。

“你不是杰森,你是谁?”女人与迈克尔勉强拉开了安全距离,又开始提问,暗红的血液顺着她穿着的黑丝和高跟鞋流下。
女人的心脏砰砰直跳,仿佛要直接跳出喉咙,她的后背紧紧贴着窗户,坚信自己还有机会逃命。

迈克尔觉得很不耐烦。以往的求生者可没有这么多的废话,每一个见到他的求生者,基本只会夹着尾巴到处逃窜。
他只停滞了瞬息,然后一言不发地提着刀走上前去,打算落下终结的一刀,黑丝女人发现了他的意图,立刻转过身去,尝试翻窗逃跑。

她迟了。迈克尔意识到。
丰富的经验让他的出刀动作干脆利落,然后如愿以偿地砍到了猎物。

撕裂布料和皮肉的声音清晰可辨,背部的两个伤口抽离了女人所有的力气。她跌倒在窗前,同时失去了再站起来的力气和勇气。

迈克尔不急不忙地从窗户翻越而出,将不能反抗的女人扛到了肩膀上,尝试找到最近的祭祀钩架。
这个时候,扛着猎物的万圣节杀人鬼才突然想起,他刚才没有看到过任何祭祀钩架。
迈克尔扛着女人,顿在原地,一时想不到接下来要做什么。

处决。

这个念头在迈克尔脑海中硬生生地被插了进来,无需多想,这是邪灵给他的指示。
它的提示来的很迟,但还算及时。邪灵似乎刚好反应过来,它将一个屠夫转移到了陌生的狩猎地点,还没来得及布下祭祀用的钩架。

迈克尔将肩膀上的女人扔到了脚下,跌落的肉体发出沉闷的声音。他喜欢处决这个祭祀方式,快速而且不需要去守着钩架上未曾完全死亡的人,他真的很讨厌到处追赶试图营救同伴的求生者。
处决祭祀有代价,如果没有吸取足够的力量,他就无法使用那种舒服的祭祀方式,而今天,是邪灵的破例。

四处十分安静,只有女人绝望的呜咽在嗡嗡响个不停。
迈克尔弯下腰,动作干净得透出一种优雅,他掐紧女人相对白皙细小的喉咙,然后轻松地高举起来。另一手抬起刀,直直地刺入对方的身体。大量温热的血液找到了出口,从迈克尔粗壮的手臂奔腾而下。
完全悬挂在迈克尔手上的女人无助地踢着腿,本能性地伸手捶打眼前的凶手,最终也无法阻止迈克尔用厨刀将她捅了个对穿。

邪灵满意了。
迈克尔的身体也感到了一阵轻松和愉悦,已然泯灭人性的杀人鬼扔下了女人尸体,迫不及待地出发找寻下一个猎物。
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人的尖叫,还有恐惧的喘息。

迈克尔并不知道,他的这场精彩演出,被同为杀人狂的杰森看完了全程。

从黑丝女人的尖叫发出开始,杰森就用母亲给予的瞬移能力来到了此处。
在他到达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扑面而来,不是传说中恶魔,也不是谣言中魔兽——那只是一种纯粹的邪恶。

趋利避害的动物性本能让杰森习惯性地隐匿起了自己的气息,随后他藏到旁边的灌木丛后,安静地注视着灯光通明的屋子。
不过半刻,他听到了屋子内有说话的声音,但并不理解其中的意味,惊慌失措的女人从窗口翻出,背后血肉翻飞。
这么久以来,他还没有看过内讧的求生者。深知人性邪恶的杰森打算看看人类互相残杀的画面,这是不可多得的娱乐。

然后杰森很快就发现他错得离谱,因为追着女人砍的明显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屠夫,正如他一样无情,残忍。
他从未想到过,目睹着一个人被残杀,比他自己亲手去杀人要有趣的多。

昏暗的白炽灯下,女人背上的伤口全是红色的血污,草莓果酱一样粘稠的东西紧紧贴着翻开的白色皮肉,敏锐的视线甚至让他看到了那一层细小的脂肪,喉咙有了干渴的冲动。

杰森知道那种肉类的味道品尝起来有多糟糕,但是他的视线仍旧停留了很久。他清楚自己真正的欲望,全部来源于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那股令人可畏的力量,从男人的身上洋溢出来,让杰森不曾有过剧烈运动的心脏也快速蹦动起来,久违的窒息和压迫甚至让他找回了生前溺水濒死那一刻的体验。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他也不觉得烦恼和难过,而是感到了莫名的兴奋和期待,开心得就像一个刚得到的玩具的小男孩。

——————

第三章传送门

评论(1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