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杰迈]Heavy Rain

#第一发一千三
#兴趣之作,杰迈是北极圈
#中篇,大概在一万多左右就会完结
#更新随缘,刚开始应该会挺快
#设定不可考据,ooc可能。

第一章

发电机嗡嗡作响的声音与乌鸦的尖叫相互交混,披着黑色羽毛的鸟儿被凄厉的人类叫声惊起之后,又安心地落回血迹斑斑的祭祀台上,下一顿美餐或许就挂在这儿。
逃生者的血迹在邪灵的刻意提示强调下甚至微微泛着光芒,这大大方便了杀人鬼迈克尔·迈尔斯——但其实邪灵如果没有这么做,他也能从各种杂音里分辨出猎物恐惧的声音。

喘着粗气的白人女孩,躲在了灌木丛的后面。她祈祷着自己并没有被发现,一边揣着鼓动直响的心脏,尝试从灌木丛的缝隙间看到杀人鬼的面具,或者是对方加大号的厨房刀。

只要她能撑到同伴将发电机全部开启完毕,她就能离开这个肮脏又可怕的鬼地方。
也许是这个愿望太过贪婪,甚至发出了吵闹的声音,戴着惨白面具的迈克尔在这个女孩的妄想结束之后,就从草丛后拐了过来。
长期蹲下的姿势让女孩的大腿血液停滞,当她匆忙地想要站起来逃跑的时候,迈克尔滴着血的厨刀刺穿了她柔软的皮肤。
“啊——”她痛苦地叫喊着,扑通趴倒在地,恐慌不已地往前爬动,显得可怜至极。

迈克尔没有关注他的猎物,而是歪头看了看眼手上的刀,似乎在质疑刀的锋利程度。
这把陪伴他已久的老伙伴,锋刃处已经薄如蝉翼。迈克尔不确定如果下一刀正好捅到、或者是砍到人的硬骨时,会不会让这把尽职尽责的厨刀直接翻刃。
在迈克尔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受伤的女孩已经爬出了好一段距离,她以为杀人鬼对自己没有了兴趣,惊魂未定地往后看了看,杀人鬼就停在身边,魂魄都要被吓出来的时候,她就被穿着旧工装的男人扛到了肩膀上,尖叫堵在了嗓子眼。

所有的恐惧爆发在女孩被扔上钩架的一刻,迈克尔的动作沉稳而残酷,女孩突破云霄的尖叫声震耳欲聋,这也是迈克尔最讨厌逃生者的时刻。
铁钩直接穿透女孩的身体,在她的胸口露出最锋利的尖头,它巧妙地避开了逃生者最脆弱的心脏,也没有伤及重要的肺部以至猎物无法呼吸。
女孩口里的血沫溢满口腔,痛不欲生,但她觉得更加难过的是拖了朋友的后腿,没有遵守与朋友一起活下来的约定。

这一切,都是为了在上空默默注视的邪灵。
迈克尔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际,转身继续找寻下一个人类。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为邪灵屠杀了多长时间,只记得阳台外摆放的南瓜已经超过了五个,而每一年的万圣节,他都会记得在那处放一个随意刻好的万圣节南瓜。做这样的事情毫无意义,浪费时间,但他的人生和时间早就没有了意义。
只有杀戮能够为他提供不多的乐趣和生活动力。那些讨厌的惊声尖叫,鲜血飞溅在皮肤上的温热,甚至被木板敲到头时的疼痛,都在提醒着这具行尸走肉般的躯体——他还活着。

三十米开外的一台发电机被修好了,迈克尔察觉到,然后快速地往那个方向移动,同时专注地观察着四处的动静。只要有人类的影子闪过,那么这人的最终归宿就是钩架。
这不属于人类的洞察力和听觉,都是邪灵馈赠的礼物,或者说是给他戴上的枷锁,然后他成为了一个更强大的猎人,为它源源不断地送去祭品。
与邪灵签订了不死的契约之后,它一直在改造着迈克尔的身体,他不理解邪灵的力量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它十分强大,强大得可以无视许多正常的理念,就像童话书里面不合常理的各种大反派。
时至今日,整个镜像哈登菲德尔如同被他布下了蜘蛛网,只要哪个地方有异样响动,那就是猎物所在之处。

游戏结束得很快。
迈克尔安静地站在钩架旁边,看着最后一个闯进人类被邪灵伸出的刺钩带走生命,变成一块像是灵魂似的黑色影子。点点光芒闪过以后,便是最后的终结。
然后,迈克尔久违地感到了困乏。他并没有休息这个概念,这只是邪灵即将要转移他的前兆。他抓紧手上的厨刀,疲倦地合上眼睛,任由意识逐渐流失。
迈克尔觉得接下来仍会是一成不变的狩猎,毕竟好几年来都没有变过。

但你并不知道暴风雨会在什么时候横扫过你的生命。

——————
第二章传送门

评论请随意,小天使们。(●'◡'●)ノ❤

评论(1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