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vy Rain

戏,泰隆中心。年龄操作。存个档。

#幼狼

在贫民窟黝黑狭窄的小巷口抬头张望,深蓝色的天幕边际嵌着一层鱼肚白,堪堪看得清钟楼的时针指向正下方,时机恰到好处,这正是贸易市场最繁忙的时候。
轻车熟路地从行人稀少的路摸到一家餐馆后门,经过半开的窗户刻意往内瞥了一眼,灯光通明,并列放在墙边的几个木盆都是空空如也。
记忆中那是餐馆往常用来盛放水果或者蔬菜的容器,而不久后到来的马车会按时拖来一车货物。在这些人忙碌的时候,拿走一两个果子不是很难的事情。

这是最简单又风险低的偷窃,但鉴于不会有人纵容顺手牵羊的小偷,所以自己也必须要做得完美无缺。
匆忙往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会发现自己,小心地弯下腰走到离此处稍远的杂物堆放处躲藏起来,远远地观看着紧闭的后门,等待早餐出现。

肚子第三次发出低沉的警告时,耳边也响起了轻微的马蹄声。兴奋得想要马上探出头去,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还是忍耐了下来。
数秒钟过去,马蹄声停下来,开门声响起,然后是木头落地的声音。脑海中联想到那些空空的木盆被装上新鲜的水果,下意识地摸到腹部然后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估摸着时机探出头往那处看,视线落在红彤彤的苹果上面,然后才是负责搬运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今天运气还可以。而驾驶马车的人背对着这边,对自己不构成威胁。

忍耐着饥饿耐心地观察了一番后,确定刚才看到的并没有错误,深吸一口气,瞅着工作人员将货物搬起,进入后厨的时刻快步冲出去,有意地压抑着步伐避免发出过大的声音,尽管清楚风险不大,自己也有足够的把握逃离现场,心脏还是随着距离的拉近跳得更快。
镇静地抓起两个红苹果,毫不贪恋地迅速返回杂物堆放处。

还未躲入杂物的阴影时已经迫不及待地咬下一块苹果肉,嚼了几口就立马吞咽下去。到第二口慢下来时,才感觉到酸甜的滋味从舌头上传来。在饥饿的催促下,很快就把多汁的苹果吃成了一条果核,随手扔在路边。
足有成人拳头大的水果,只让自己吃了个半饱不到。迟疑地看了又看另外一个完整的苹果,还是决定把它先留下来。将苹果藏匿在此处一块木头的后面,随手擦了擦嘴就浑身轻松地走出去,绕开这条小巷赶往目的地。

贸易市场早就聚满了人,买卖叫喊的声音充斥街道,粗略地看了一眼人群聚集的地点,安静地跟随在人流的后面,尝试融入大众之中。只要自己的行动和举止不要太过明显,基本不会有人会注意自己。
贵族,大富商,军人,平民。前两种虽然肥得流油,但并不是可选的偷窃目标。而遇见军人或者治安巡逻队,说不定还得赶紧绕道走。因为力量的限制,自己的目光只能锁定在平平无常的平民群众上。

很快就挑到了一个防备心不高的猎物——某个独行的年轻人。他似乎对此处的商品都不甚满意,向商人直白地挑明商家货物的缺点,甚至贬低商品该有的价值。为了挑选,他停留在人群的时间比其他人还要长不少,有足够的时间给自己发挥。
跟随许久,终于有了机会。眼下就快要把对方稍稍鼓起的可爱钱袋子拿到手中,压抑不住地想到今晚丰盛的晚餐,口中不禁分泌出更多唾液。

“就是那个小偷!别放过他!”愤怒的吼声几乎是贴着耳朵响起来,不解、难过和愤怒也在这时一同涌上心头。
压抑住复杂的情绪,瞬间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财物,迈开腿跑向记忆中逃跑用的下水道口。
和大人相比,自己的反抗力量是毫无胜算的,所以面对危险的选择只有一个,跑。
下水道口有很多,隔几条街就有一个。但想要安全,就必须先把身后的人甩得远点。

故意绕了几个小圈,确认对方暂时看不到自己,才气喘吁吁地拐入堆满各种垃圾的无人小巷。扒开藏匿在杂物堆里的一块木板,迅速地把自己的身体扔下去。
落在水泥地上时忍不住闷哼一声,屁股和大腿都被坚硬的地板撞得生痛,无暇顾及连忙把头顶的木板盖回去,耐心地聆听外面传来的所有声响,刻意地压抑呼吸。
不过几秒钟,追捕的人也到达了这条小巷,积水被踩得啪嗒啪嗒直响。似乎是发现自己突然不见,他们的步伐都慢了下来,交谈的内容十分清晰。
“确定没有看错吗?”
“就是他,贫民窟很出名的流浪儿,也是抓捕酬劳最高的。”
“看来他真是太嚣张了。”
“错了,是委托捉到他的人太多了。”
“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吗?”

困扰了自己一路的疑惑解开,原来是有人想要将自己赶尽杀绝,怪不得刚才还来不及动手就被人发现。
计划是立马顺着流水不多的下水管道直接溜回家,一种不曾有过的危机感迫使自己继续留在此处——还不可以回去。
不甘心。虽然习惯了空手而归,但仍旧不甘放弃自己的所有努力,何况刚才就差一秒钟,就能拿到今天应得的东西。
愤怒。即使明白自己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那也不能被任何人剥夺生存的权利。
原本以为跑得快,就能避开所有危险,但事实告诉自己,不想死掉的话,就应该干掉那个威胁和阻碍自己生存的敌人,这才是真正的逃命良策。

松出一口气,开始思索要用什么方法挨着割穿头上两个人的脖子,一边把腰间随身携带的匕首拿出来。
凯文拿回来的时候,两把匕首的状况都非常糟糕,自己卖掉了一把刀身不平衡的劣质品,然后留下了一把还算能用的。
还值得高兴的是,他们不算自己第一个要杀的人,成年人的喉咙也应该不会比儿童的喉咙坚硬多少。

上面又传来了声音,不过这回微弱得几乎听不清。
“分头找吧,我在这里,你去那边看看,发现他的话,就大声喊我。”
“好主意。”

的确是个好主意,心里想着这句话,把手里的刀握得更紧,准备抓住这一次可能的机会。

评论(2)

热度(5)